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东方巴黎大酒店。

    偌大的豪华套房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,站在黑漆金铸边落地窗前的颀长身影,宛如来自地狱的王。

    大手扣着娇小女人的肩膀,迫使她把视线停留在窗外灯红酒绿,流光溢彩的街景上。

    夹在修长手指间的香烟,腾起袅袅烟雾,混着室内微熏的酒味,以及他身上特有的淡淡薄荷香,白羽墨不由眉心一拧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她透口气,小身子板就被他强行板过来。

    琥珀色般暗涌的眸光,定格在她脸上,冒着青色胡茬的下颚,摩擦着她诱人的白皙脖颈,挠得她直发痒,小手抵在他胸前,想要推开他,却被他箍的越紧。

    白羽墨抽回最后的理智,极力避开,“宋先生,你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但他权当没有听到,张嘴就含住她浑圆的耳垂,炙热手掌在她腰间或轻或重的游曳,每移动一处,她就忍不住打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?”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不自在,宋少权放轻掌心的力道,动作很轻盈,惹得白羽墨全身被电流击中一般,酥酥的,麻麻的……

    感受到男人的力量,白羽墨心底一慌,但是她根本逃不掉。

    浑身一个激灵,白羽墨心底开始有些慌了,“我们还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能什么?别忘了,你的身份。”宋少权停止手头的动作,唇角勾起弧度,他在冷笑!

    白羽墨心头一凛,彻底清醒了,是啊,她怎么能忘记自己的身份呢?

    她只不过是父亲送给他的玩物罢了!而她却不能反抗,为了能让妈妈活命,她只能无条件顺从。

    但也就一会的功夫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死鱼。”宋少权猛地松开她,弯腰拿起丢到沙发上的西装外套,阴沉着脸,大步流星往外走。

    房门一掩一合,屋内光线忽明忽暗,白羽墨半天才缓过劲来,全身软如泥跌到地板上,双肩微微颤抖,脑袋逐渐清醒,豆大的泪水顺着脸颊啪嗒的坠落到地板上,手指紧紧攥着裙摆,死死咬着被咬肿的红唇,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哭!

    “叩叩”敲门声蓦地响起。

    白羽墨快速的把眼泪擦拭干净,提高警惕,“谁?”

    宋少权该不会原路折返了吧?

    “白小姐,您没事吧?”欧宸站在门外,透过巴掌宽的门缝,试探性的开口。

    呵呵,是他的人吧。

    “滚!”深呼吸一口气,扯过沙发上的靠垫,用尽全力往房门砸去。

    力气很大,房门发出砰的闷响。

    欧宸冷抽一口气,余光瞥了眼滚落到一旁的靠垫,再次敲了下房门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