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申念珠无助地哭着,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颊,面对底下所有客人的议论以及身边伴娘的指指点点,那些女人可是声称是站在她这边的,前几天还说着让申念珠成为陆畅的妻子后别忘她们。

    怎么现在出了事情她们一声都不吭,申念珠狠狠地瞪了她们,可是她最关心的还是陆畅,她看到他眼神呆滞,整个人像失神了那般,看起来很可怕。

    她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想要跟陆畅解释,她是希望得到陆畅的钱,可是当她尽心尽力筹备自己婚礼的时候她觉得开心,这么多年的漂泊,如果能有一个安定的家,她会格外的珍惜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嫁进陆家后她就要夺走他们家的财产然后替申雪瑶报仇,可是随着自己婚礼的悄悄来临,她早就忘记了那件事情,她只希望以后的日子,她可以帮助陆畅把公司越办越好,她已经放弃了原先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罢了,我早就应该跟你说清楚的,不仅仅是你骗了我,我也骗了你,因为我真的一点也不爱你,我不能娶你。”陆畅的神色俨然,到了这一刻他才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内心。

    申念珠是申雪瑶的女儿,她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可是他真的对她没有爱情,他一直在说服自己要好好地保护申念珠,因为她是申雪瑶的女儿,所以也一直以为自己是爱着申念珠的。

    之前陆太太的反对让他更加蒙蔽了自己的内心,现在看起来,申念珠也只不过是他拿来反抗家里的一个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申念珠跪在地上,她知道这一点,她一直都知道的,可是她不在乎,她相信她和陆畅结婚后会幸福美满的,只要陆畅肯给她这一次机会,她会做好一个妻子该做的。

    陆盈盈虽然知道申念珠是什么人,可是她也捂住了嘴巴,她不敢相信今天的婚礼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,虽然陆太太有所暗示,可是还是把陆盈盈吓到了,她回头看了一眼陆太太。

    陆太太跟个没事人一样淡淡地坐着,默默地看着台上,看她这种表情,这件事情一定是她做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的,你不爱我没事,我爱你就行了。”申念珠的白色婚纱沾上了脏东西,她的发丝也散落下来,妆全部花了,现在跟疯婆子一样在哭着。

    “你爱的只是我的钱。”陆畅松了松自己的领带,然后迈着大步跑了出去,任申念珠在后面哭喊着也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环境喧嚣又让人尴尬,这个时候陆太太踩着高跟鞋上了台,她拿了话筒首先跟宾客们说了抱歉,让他们现行离开。

    随后又当着申念珠的面说了一些难听的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本来是陆畅的婚礼,可是这位申小姐当我们陆家人是傻子似的,为了自己结婚甚至都可以谎称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,申小姐我可是昨天晚上才见过你那现在在工厂打工的父亲,只是我没有跟他说你结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是知道他的亲生女儿说他已经死了,应该会气死吧?很抱歉大家,这件事情我们陆家也是受害者,申念珠这个媳妇我们是不会要的,接下来请大家离开吧,再一次说声抱歉。”

    陆太太微笑着,看上去很有礼貌。

    宾客渐渐离场了,申念珠还趴在地上,她狠狠地瞪了一眼陆太太然后扶着旁边的墙站了起来,她像被掏空了身体那般,不说话,也不想跟陆太太开撕,只是默默地从红地毯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陆家的这件事情无疑是最爆炸的新闻,不一会的时间几乎商业界的人都知道了,人们议论着看不透这些是是非非,只是申念珠这号人物再也抬不起头来,她也不要妄想嫁入豪门了。

    温凯儿回到公司之后就跟白羽墨描述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白羽墨没有什么表情,这些事情都是她知道的。

    申念珠从小到大都不是省油的灯,不要说换男人了,上初中的时候她还差点去吸毒了,还好最后白冬青发现了,整整关了她一个月。

    “羽墨你难道一点惊讶都没有吗?”温凯儿的嘴唇微微蠕动着,好奇地打量着淡定的白羽墨,现在连陈亦明都听的瞪大了眼睛,怎么她这么淡定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啊.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知道啊,是不是因为你知道所以你才故意不去参加她的婚礼的?”温凯儿一脸八卦脸地打听着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,我可不知道今天在她婚礼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知道呢,可是你为什么会不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对我说,我是离过婚的女人,去了的话会有不吉利的象征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。”白羽墨耸了耸肩膀,轻松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倒挺同情申念珠的,不知道她以后还会不会那么嚣杂招摇,这件事情应该给了她很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真的很坏,所以我看今天的事情是她自己活该,如果她没有做那些事情的话,怎么会被人扒出来,更可怕的是,她竟然跟陆家的人说她的父亲已经去世了,可是她父亲没有去世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应该是白冬青吧?”

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