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尘屑飞扬,遮天辟日。

    穿着深蓝色长袍的俊美男人,凭空立于风中,他冷眼看着下方满目苍夷的大地,待灵爆的余威渐渐散去后,只见最大的坑洞内,一红色身影被埋在坑底,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这一战,夜沉渊也受了重伤,此时他脸色苍白,却执剑笑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每次有机缘,你都能抢占先机,但成王败寇,你还有什么话说!”

    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元初,艰难的从乱石中伸出手来,朝天空竖起一个亮眼的中指!

    “……夜沉渊……卧,槽你大爷!!”

    砰!忍无可忍的夜沉渊给了她最后一击,她终究还是挂掉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还是没有逃过被男主炮灰的命运?

    元初心里非常不爽,极度不爽!

    让她穿进一本修仙书里,她认了!顶着给男主送装备的炮灰身份,她也认了!

    可她明明那么努力变强,为什么最后还是输了?

    是她法宝不够牛?明明她拿的也是神器啊!是她武力不够强?她现在比男主还高一整个大境界呢!可就这样她还是被男主干死了,这世界设定绝对有BUG,她不服啊!!!

    带着强烈不甘和遗憾,元初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她还有醒来的一天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“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”

    钟声暗含灵力,传遍万剑宗十万大山的每一个角落,一排仙鹤闻声而起,冲破云霄,朝初生的太阳飞去。

    元初双手捂着耳朵都想骂娘了……又是这个扰人清梦的钟声!

    她不是早就远离了万剑宗那个老古板宗门么?怎么又听到了他们家那万年不变的晨钟在响?

    等等……万剑宗?

    元初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,瞬间,她大脑一阵抽痛,让她不由捂着头呻吟一声。

    她还发现体内磅礴的灵气缩减了一大半,她从来没有这么弱过!

    还有!她……不是死了么?怎么又活过来了?难道是她死的时候执念太过,所以又重生了?

    看这周围的摆设,分明是她还在万剑宗时,住的南风殿,那她……?

    元初压抑着震惊,在半空中用灵力画了一个元光镜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傻眼了!

    ……她不过是被男主打死了,怎么还被男主打小了?这小胳膊小腿的,还不分分钟被男主人道毁灭?她这是重生到什么时候了?!

    这时,一长相清秀,自带仙气的婢女走进来,朝她行礼。

    “尊上,让我来伺候您更衣吧,十年一度的开山大典即将开始,掌门请诸位峰主前往议事殿议事呢!”

    元初看着熟人,一脸木然。果然,她还是那个操蛋的寒剑峰峰主,那她现在几岁?!

    元初盯着小婢女问,“小……小秋啊,本尊现今几岁?”

    叫小秋的小婢女愣了一下,一双明眸看着她满是温柔,“尊上,您六岁了啊。”

    六岁!

    修仙一途上升境界何其艰难?从炼气、到筑基、到结丹,再到元婴……最天才的人也需要一百多年才能勉强达到元婴境界。

    但她六岁就是元婴,还是一峰之主,能有这造化,全靠她那出窍境的娘亲。

    她娘在她三岁的时候,用醍醐灌顶的禁术,耗尽全部修为和生命力,硬生生将她从一个普通人催成了元婴,所以她娘死后,她才能凭借元婴的修为,成了一峰之主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!!”

    抑扬顿挫的魔性笑声,从床上精致的小女娃嘴里传出,吓得南风殿后山的灵鸟一顿乱飞,小秋也惊呆了,尊上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不怪元初这么激动,因为她突然想到,她六岁的时候,夜沉渊才十岁啊!

    但夜沉渊可没有她这么好的运气,有个便宜娘给她醍醐灌顶,夜沉渊十岁的时候还在炼气呢!

    这下……他死定了!

    元初越想越得意,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,拿起剑就往外冲!

    一定老天是同情她的遭遇,故意让她回到男主小的时候,让她有机会干掉男主,抢男主的机遇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!这样的好事,她一秒都不能等!

    结果在出门的一瞬间,她被回过神的小秋紧紧拽住了,她怎么觉得尊上醒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?

    她苦着脸结结巴巴的问,“尊上,您要去哪?掌门传您过去议事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还议什么事啊!

    元初急匆匆的甩开她御剑而去,愉悦的声音自天边传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小屁孩议什么事?告诉掌门大叔,我要去拯救世界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没影了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另一边,诸天界,潮汐国内。

    天下着大雨,破旧的小院子里,雨水将鲜血汇聚成河,尸横遍地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闪过,小男孩捂着伤口单膝跪倒在地,显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